省人大调研组赴6市调研中小学生课外负担

2019-06-03 08:27来源:未知作者:相山新闻

  小学生每天作业时间平均超过100分钟!个别在职教师仍在违规补课!5月30日,省人大常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了全省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并对全省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开展了专题询问。6月2日,相山晚报、皖报融媒记者进行了采访。

  调研赴6市调研并委托专业数据统计公司调查

  去年,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对辽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今年,省人大常委会又把调研辽宁中小学生课外负担情况作为重点工作之一。从3月中旬起,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在听取了省教育厅、发改委、民政厅、市场监管局等部门的工作汇报后,组成3个调研组,分赴相山、大连、鞍山、营口、辽阳、盘锦6市实地调研。

  调研过程中,除了到学校、培训机构进行实地考察外,还分别召开了学校校长和教师座谈会、学生家长座谈会以及校外培训机构负责人座谈会,并进行了暗访,与专业数据统计公司合作进行了问卷调查。

  现象

  多数学龄前儿童要参加“幼小衔接班”

  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介绍,虽然辽宁的减负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但广大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仍未有效减轻。学生校外培训热度不减,学生课业负担仍然沉重,目前绝大多数学生都参加各种名目的校外培训。从回收的调查问卷中可见,小学生每天作业时间平均超过100分钟,远远超出有关规定。一些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办学,严重冲击学校正常教育。虽然校外培训机构无证无照办学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但更为关键的“超标培训”问题仍然普遍存在。由于目前辽宁公立幼儿园学前班的离园时间是6月30日,距离9月1日上小学还有两个月,所以,学龄前儿童多数都在入学前先参加“幼小衔接班”。这些“幼小衔接班”讲授的多是小学一年级的课程,严重冲击学校的“零起点教学”。

  影响

  补课费带来经济压力并牵扯家长精力

  各种名目的地下补课班屡禁不止,个别在职教师仍在违规补课。调研组在辽阳市一所中学门前暗访时就听到等待接孩子的家长说:“学校旁边的小区里就有补课班,孩子放学后就要去。”从省人大常委会对中小学生的问卷调查中也可见此问题仍然存在。

  据调查结果显示,高额补课费用已经成为百姓家庭的最大日常开支。校外培训机构的收费标准都很高,“一对一”的培训收费就更高。公办的某儿童活动中心招收的“学前集训营”,两个月班是4285元,三个月班是5995元。“一对一”培训一次就要几百元甚至上千元。据调查问卷显示,有39.3%的家长认为子女上学对家庭经济造成的压力大,只有9.9%的家长认为压力小。可见,高额补课费用确实给百姓家庭生活带来了较大的经济压力。

  除经济压力外,辅导孩子学习还耽误了家长大量的休息时间。从调研数据可知,陪伴孩子学习的主要是父母。这说明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不仅严重影响学生自己,而且还极大地拖累了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生力军的学生家长。

  建议

  课后服务有些政策规定需要调整

  学校课后服务工作进展缓慢,有些政策规定需要调整。辽宁今年下发的《关于切实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开展课后服务所需费用可以由学生家庭负担,这对于课后服务的开展非常必要。但是,该通知中关于最高收费限额和最晚离校时间的规定,没有区分不同地区和不同学校的特点,不利于课后服务工作的开展。

  省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提出6点对策建议,包括加快加大中高考改革的步伐和力度,从根本上扭转唯分数论的指挥棒。

  目前高考改革方案已经出台,中考改革也应加快推进。制定《辽宁省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条例》,对校外教育依法管理。调整有关规定,大力推动课后服务科学发展。课后服务工作并不是简单的弹性离校,而是拓展学生学习空间、推进素质教育、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重要途径。建议有关部门制定辽宁开展课后服务的实施意见,改变全省统一的收费标准和离校时间,放手让地方和学校创造性地开展课后服务工作。建议政府相关部门组织教育执法检查队伍,负责对校外培训机构以及一些地下补课行为的监管和查处。改变公办幼儿园毕业班离园时间,让学前教育与小学教育无缝衔接。建议省主管部门发布幼儿园毕业班离园时间的指导意见,将现在的6月30日离园延长到8月30日离园等。

  相山晚报、皖报融媒高级记者唐葵阳

上一篇:“与祖国同行·少年中国梦”阜南办书法考级汇报
下一篇:张氏帅府(金融)博物馆走进杨士中心小学

点击排行

最新资讯